龙的尾巴

【獒龙】亲密关系

希望你快乐

屿青:

亲密关系【亲密关系恐惧症AU】(上)


赠   @龙的尾巴


【某一种不知名的骄傲和不会挂在嘴边的爱。】


匆忙的脚步与压抑急促的喘息声打断了马龙手里的动作,他放下条码抬起头望向门口。五,四,三,二,一,开了。他在心中默念着倒计时。果不其然,他停下默念,一个青年就推开门快步向他的方向奔来,双手撑住桌子前倾身体,离马龙不足三十公分的距离,后者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对方鼻尖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马龙有些无所适从地后退几步,忙乱中身后的转椅被他撞得连转了几个圈,发出与地面磨蹭的杂音。


“不好意思,你们是要下班了吧?”男人似乎没有在意马龙的过于紧张,他平复了呼吸,缓和了很多。


马龙点点头,又摇摇头冲他晃晃手里的条码:“我可以等你找完再下班。正好我也有工作要做。”


“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男人转身投进偌大的书架之间,马龙可以从书本间隔的缝隙里看见他后脑有挑染的深红色发丝,“我刚刚才接到通知,明天要跟团去伦敦,还没来得及找资料……”


“旅游?”马龙低下头拿起手边崭新的书,翻了几页查看有无破损,然后仔仔细细地把黏性条码贴在后面。


“导游。”


“哇哦,”马龙感叹了一下,把嘴边即将出口的“为什么不直接百度,那不是更方便些吗?”问句吞进肚子,“旅游类的书籍在左数第三排第五列,如果你需要英国史,在第五排中间的架子那里全部都是。”


男人按照他所说的在书架间找到几本,抱着它们来到长桌前坐下,“我能在这里抄一会儿吗?”


“没关系,”马龙抬手看了看手表,离锁门时间还有三十多分钟,又举起手里的书和条码给他看,“我也要把条码贴完。”


气氛一时变得十分寂静,男人低头很认真地誊抄,马龙把条码贴完,又把书一本本分门别类地放在适合它们的架子上,随后又把一些归错位的书重新放回原来的位置,正好这时男人抄完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正站在他身边把那本关于英国历史的书插回去。马龙又看了看手表,当他不知道该如何与别人开始交谈时他总会下意识看看手表,已经超过下班时间快二十分钟了。


“真是麻烦你了。”男人抹了一把微微汗湿的额头,“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吃晚餐吧?”


马龙摇摇头谢绝了,他也没有与陌生人一同共进晚餐的习惯。“没什么,反正现在才七点多。”


男人也就不再坚持,后来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掏出手机问他:“那我加你微信好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马龙这回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也只好从口袋里拿出来静音一天的手机。他没什么朋友,个数掰着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手机里也没有新的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你搜ml1020。”


“发送申请了。”男人飞快地点了几下,“我叫张继科。”


马龙低下头按了“同意加为好友”的按钮,“我叫马龙。”


张继科微笑起来,“你还不锁门吗?”


在张继科执意的邀请下,马龙接过来他手里热气腾腾的关东煮,竹签串着鱼丸,凉了之后会发出许些腥气。“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马龙点点头,吃了几口觉得让张继科看着自己吃也不太好,于是就拿出一串甜不辣和一串蘑菇塞进他的手心:“我吃不了这么多。”


张继科又笑了,这回马龙咬着章鱼小丸子注意到他眼角有很细很细的细纹。


第三天开始放十一国庆长假,马龙是在六点半的闹钟响起来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生物钟迫使他没法好好睡个回笼觉,于是他迷迷糊糊地坐在床上,眼前好像有个巨大的光点始终不能消散。


呆坐了十分钟左右,他认命般地躺了回去,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无聊之余,他打开微信,看见了张继科发在朋友圈的照片,伦敦依旧雾蒙蒙的。


聊天界面有许昕发来的消息,马龙揉揉眼睛,许昕问他要不要一起去看新上映的蜘蛛侠电影。马龙是漫威粉,然而平时下班之后他向来都是直接回家,走回家要花二十分钟穿过一座地铁站,五个公交站亭,穿过三条街,他可以在小区的门口买一盒周黑鸭还有一盒辣藕片。他对看电影这件事向来是当做对时间的一种消遣,但这周他比较忙,所以电影上映了快一周他也没买一张票去贡献票房。


“那今晚吧?正好今天和明天我没事。”他回复对方。
许昕那边来得很快:“那吃完饭去看电影?师兄你不是一直想去广场东路那家新开的铁板烧吗?我请客啊?”


“你是不是最近在外面挣外快了啊许昕同学?”马龙眉毛一挑,“这么大方可不像你。”


“去去去,小爷我什么时候不是大大方方的了!”许昕发了个打你的表情,“我上午还有档案要归档,这上班去了啊!你就好好在家享受你的假期吧师兄。”


马龙笑了笑退出了聊天,他放下手机正打算遵循难得的睡意继续会周公时,微信的消息又来了。


“早安。”是张继科。


马龙抓抓头发,也回了一句“早安。”,想了想初中学过的地理知识又补充道:“伦敦那边没有时差吗?”


“有,现在是晚上十二点了。”


“欸,很晚了,你明天不是要带团参观吗?”


“还好,我不是很困。”张继科发来一张白金汉宫的远景照片,“下午拍的,伦敦的雨太多了。”


“那你要不要……”马龙在对话框里编辑了一行字,觉得问出口也是废话,干脆删了没有继续打下去。


“没关系,我带着伞。”马龙猜想张继科一定又在憋着笑意,不禁懊恼地呜咽了一声。


想到马龙的表情,张继科躺在床上心情愉悦地翻了个身,“我大概五号早上就回国了。”


马龙盯着那条消息,心里想如果对方继续要求他来接机他就要找个借口拒绝掉。


“等我回国找你去啊。”然而张继科并没有提出这个要求,这着实让马龙松了口气。他翻出日历看十月五日那天自己轮到什么班。


“好啊,我那天全天都在图书馆,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在熟悉的环境下他就不至于那么紧张。


“嗯,那我先休息了。”


“晚安。”


再次放下手机已经七点过一刻,马龙打了个哈欠,起床穿好外套出门去买早餐了。


张继科叮嘱游客们下午两点半在大英博物馆门前集合,早已急不可耐的人群便呼啦啦四散开,像一把撒在地上的骰子,哗啦哗啦直作响,现在这群花色不一的骰子一齐涌进博物馆里。张继科转身漫无目的地绕着广场走了一块,手机里还存着方博给他发的几页攻略,但他压根儿没想看,只打算在周围绕一绕,拍几张照片什么的。十月的伦敦也湿乎乎的,空气里全是粘腻雾化的潮气,轻轻一攥能像湿透了的海绵一样挤出水。张继科在露天咖啡亭里点了杯咖啡,一边端着纸杯一边在路上走走停停。


他几乎是不可抑制地就想到了马龙。这个与他认识了不过三五天的男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那天晚上他匆匆赶到图书馆时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马龙穿着格子衬衫站在深色的桌前认真地给书贴码,他承认自己双手按在桌子上身体前倾是有一点小小的,想看清马龙的脸的私心,但很显然对方并不怎么喜欢这种亲密的接触方式,张继科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咖啡,马龙白净的脸上泛起红晕实在是过于好看了。


于是他盘算着带点什么回去给他当作手信,这样再次见面不会两手空空显得尴尬。他会喜欢哈利波特吗?还是神探夏洛克?不不不他看起来都不像是对这些感兴趣的人,张继科抓了抓头发,眼角的余光扫到一家面积不太大的店铺,橱窗里是用花体英文摘抄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某一篇,那是一本笔记本。


张继科眼前一亮,推开玻璃门就走了进去。店主是一个褐色头发脸上有一点雀斑的女孩,年纪看上去和张继科差不多大,看着有点像混血儿。


“Excuse me,May I……”


“我会说中文,”女孩笑着打断他,“我有中国血统。”


张继科愣了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问:“我可以看看那本笔记本吗?”他指着橱窗。


“你喜欢莎翁?”女孩取下来放在他的手里。


“不,我一个朋友很喜欢。”不,他才不知道马龙喜不喜欢莎士比亚呢。


“女朋友?”


“男朋友。”话一出口张继科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连忙改口说,“是男性朋友。”


年轻的店主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那你一定很喜欢他。”


张继科愣住,偏黑的肤色隐隐透出一点红晕:“没,没有,我们只不过认识了几天。”


“啊哈,都这样了还说不是喜欢?”女孩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了然的坏笑。“没关系,这本笔记本我送给你,就当是祝你好运咯。”


“这样不好吧……”张继科赶紧就要把本子还给对方。
“亏你还是个七尺男儿,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女孩拒绝了,“你对他也许是一见钟情,而你自己还没有察觉到,这样的机会有些人可是一辈子都得不到,上帝保佑,我相信你会成功的。”


张继科眨眨眼睛,像是在努力消化女孩的话,她的脸上有几颗雀斑散落在鼻翼两侧,可眼珠又是纯正的,中国人才独有的黑。然后他渐渐露出微笑,也终于不再推辞,把笔记本接过来仔细地合起来收好。


“你等一下,我帮你包装起来。”


张继科抱着礼物盒子离开店铺的时候,年轻的女孩靠在门边冲他招招手。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我觉得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有机会吧,”张继科笑道,“等我追到他我会带上他一起来的。”


“愿上帝保佑你们!”


“你也一样。”


买到伴手礼之后张继科心情好了很多,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明了自己的心意。这份好心情一直伴随他买到了要送给方博的唱片,之后带着团队回国。


马龙在看完蜘蛛侠电影的第三天,也就是张继科回国的前两天,开着租来的车载着许昕和林高远到了离市区不远的一处农家乐。


去农家乐的想法是林高远提出的,原因是他在报纸上看见了一小篇豆腐块文章,上面给城市周边的乡村风土人情娱乐项目打了个小广告。


“龙哥龙哥,我们去这个采摘节吧?你看这个葡萄都是随便摘的,还有这个大锅饭,你看看这土鸡蛋,还有——”林高远兴致勃勃地捏着报纸在马龙面前晃悠,马龙被刷啦作响的报纸声音弄得实在烦的慌,便把林高远推到一边,“好好好,你打个电话问问吧,叫上你昕哥一起去。”


林高远“耶”了一声就跳到一边打电话去了,马龙则认命般地掏出手机给许昕发消息:


“明天早点起来我去接你?”


“咋了?”


“高远那个小兔崽子非要去什么农家乐,我俩去实在没意思,”马龙打字的手顿了顿,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张继科。这会儿他可能正领着游客在泰晤士河边指着不远处的伦敦眼流利地介绍早已背好的导游词,堤岸边停落的白鸽也许会大胆地啄食他手心里的面包碎屑,“你也一起去吧。”


“行啊,反正明天休班。”许昕把最后一沓档案袋放进柜子里锁好门,“坐中巴?”


“我租车啊。开车去方便。”


“……为了我的安全考虑我能选择拒绝吗?”


“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马龙扭过头看了一眼正朝自己挥舞手机的林高远,后者示意他已经报了三个人的名,“高远名都报好了。”


“……你驾驶证还有效吧?”


“你放心,我不会故意弄死你的。”


于是十月四号清晨,马龙拖着还睡眼朦胧边打哈欠的林高远,收拾好了两个背包,里面也没装什么东西,只有林高远前一天晚上去超市买的瓶装水和罐装咖啡,还有许昕在电话里要求必买的泡椒凤爪和马龙心心念念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要尝试的酸奶味薯片。他把林高远丢给许昕,打开后备箱把两个登山包扔了进去。


“你开车?”许昕战战兢兢地绑好安全带,又回头看了眼后座上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林高远,“……咱们找个玉米地把他抬进去吧。”


“离市区五十公里多一点不到六十,这点距离我要是都开不了的话驾照我白拿了啊。”马龙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不过把林高远丢在玉米地里这个想法我赞成。”


事实证明许昕的担忧绝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便是开着导航,志玲姐姐温柔的嗓音不断提示说“您已偏离了规定路线”,马龙也固执地打算一条路开到底,最后他黑着脸把那个导航给关了,其实他本意是想把车砸了,但许昕及时提醒了他车是租来的,拽着他的手告诉他不要冲动。马龙把车停在一条土路上,四周都是青涩的玉米杆子。


“你还真打算把林高远扔这儿啊?”许昕咽了一口唾沫,“我就随便说说的。”


“……滚蛋,要扔你扔,我迷路了。”


“……师兄你可真行,那导航不是开着呢吗?”


“……我忘了设定终点了,这条路是开到A市的路。”


许昕长叹一声,最后摸出手机四下搜了搜信号——感谢神通广大海底乡下全覆盖的中国移动,即使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信号都是三格,他找到了去目的地的正确路线,接管了方向盘的掌握权。


他们开到农家乐已经快要中午了,鬼知道马龙那个天生奇差的方向感是怎么做到不仅偏离原定路线方向还南辕北辙地开出四十公里的。林高远终于满足地醒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马龙把两个背包统统砸在了他的脸上。


窝在城市里的时间太长,吸着雾霾尾气成了家常便饭,到了乡下空气好了不止一点,顺带着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了。许昕捏着剪刀把一串紫红的葡萄剪下来放进篮子里,那边林高远早已按捺不住揪了一个随便拿纸巾擦了擦就塞进嘴里,“真甜!”


“林高远你不嫌脏啊!到时候吃坏肚子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昕哥你这也太不解风情了,”林高远把葡萄皮吐出来,“在乡下就敞开点,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


要不怎么说林高远就是专门立flag的能手,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对于蔬菜水果上农药残留这个问题看来还是达成了共识。马龙和许昕冷眼面无表情地一个拎着林高远的包一个拿着外套站在一边看林高远不停地跑厕所,马龙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五点了,开回市里得六点多,要是错开高峰期还好,但六点多想错开车流简直不太可能,他张望了一圈看四周有没有药店,突然眼睛放光地把包丢给许昕自己撒腿就跑去买药。


最后整个人快要虚脱的林高远瘫在后座,马龙坐在副驾驶看着天边明亮又渐渐下沉最终隐没在山廓后的夕阳,他打开微信,看见了张继科发来的消息,是几张穿着红色军装的英国士兵照片,他没有发自己今天拍的照片给对方,只是敲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点击发送。


等了十分钟,没有回复。


(TBC)

评论

热度(10)

  1. 龙的尾巴屿青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你快乐